首页  »  综合小说  »  [红粉圣诞二十四小时]作者:流星剑
[红粉圣诞二十四小时]作者:流星剑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红粉圣诞二十四小时


字数:9110字
转自:风月大陆

                楔子

  (平安夜晚23:55)

  「嗄……嗄……真过瘾……真他妈的过瘾!」火热的肉棒在抽插着,红彤彤的女性肉唇被插得翻来覆去,连着串串晶莹剔透的温热水珠。

  大床之上,只见一个男人骑坐在一具火辣辣的妙曼女体之上。他双手抓着女郎的丰臀,不断拍打推拉;无视于女郎婉转娇美的呻吟,男人的肉杵肆意捣乱玉门,左冲右突,像要将所有的抑郁及怒气发泄在眼前的香窍儿之中。

  「淫娃!老子我插得你爽不爽?你这个千人骑万人插的婊子,还没试过这么厉害的肉棍子吧!」

  或许是所有男人的通病,他们总以为自己的那根东西天下无双,被操着的女人一定有前所未有的刺激。

  「呀……帅哥你好厉害……是最棒的了!我快给你干疯了!」女郎基于职业的献媚,口出无耻之语。

  这里是H市一家五星级饭店的套房之中。男人的衬衫、领带、长裤,女人的胸罩、蕾丝内裤等等,从房门口开始,遍布在地板上。他们太心急了,就连上床才脱衣服的耐心都没有。

  「叫呀!大声点!老子可是付了钱的。还有,你的手也不要闲着,快抓抓自己的奶子!」男人的脸发红,像是喝了不少的酒。女郎听到恩客的命令,立即搓揉自己粉团似的大奶,夸张的淫声浪语一番。

  「哈哈哈……」男人显然是非常满意,狠狠的打了女郎臀部一记,将她的双手反搌在背后,拉起她的上半身。如狼似虎的肉棒继续在她的香窍中肆虐,使得她的奶子在空中晃来晃去。

  真畅快呀!这么刺激的性交,好像很久没有试过了,男人心想。

  对上一次是那时呢?两年前和太太去旅行的时候?还是六岁大的女儿出生前的时候?还是……

     ***    ***    ***    ***

  男人的思路回溯,蓦然发觉,原来可以被归类为「满意」的做爱记忆,已经是和太太十年前结婚以前的事了。

  「这十年间,我的事业愈来愈好、钱愈来愈多了,可是……和卓瑶的一切一切,已经不复从前。」男人心中想着有关太太的事,胯下的肉棍子却操着另一个女郎。

  「究竟是从何时开始,我和卓瑶之间的爱火,慢慢淡了?是生活上的点滴磨擦,是时间上的互不迁就,还是根本男女之间从签下婚书的瞬间开始,已经埋下了转淡的伏线?」

  不待男人细想,女郎的肉璧一阵收缩,爽得他从喉咙中叹了一声。

  似曾相识的舒爽感觉,在十年前的那个新婚圣诞夜,还是大学生的新娘凌卓瑶,曾经给予过他,也是社会新鲜人的男人难忘非常的甜蜜记忆。

  (平安夜晚23:59)

  「啊啊……你这个臭婊真厉害!」男人不自觉的加快了抽动,将今天和太太大吵一场的不快感抛出脑外。

  「啊啊……呀……」男人闷哼一声,肉棒抖动,将一波波的阳精喷洒在女郎体肉。

  一波、一波、又一波,男人的射精似乎无穷无尽。他心中一惊,却又控制不了。女郎的腔道像是一把滴水不漏的钳子,贪婪的迫出男子所有的精力。他的脑袋开始迷糊,视线望向女郎的脸时,已经看不清她的五官。

  「滋……滋……」男人大量的射出,累得以一个极难看的姿态伏在女郎的裸背上。朦胧中,他只听到女郎好像以刚才不同的声音,耳语说:「圣诞快乐!」
  男人在失去意识前,看到床头柜上的时钟──

  (圣诞00:00)

  「圣诞快乐!!天下的男士们!」

     ***    ***    ***    ***

  (08:00)

  「哎呀……头……头很痛……」志杰从深深的宿醉中醒过来,映入眼中的,是饭店房间里面的天花板。

  他以手虚按额角,觉得前所未有的昏眩。空气中似有一阵淡淡的甜香。
  「唔……这里是?」他活络脑中记忆,对了!昨天是平安夜,却和太太因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大吵一场。盛怒中丢下了太太一个人在家,自己到酒吧喝酒买醉。

  喝着喝着,几杯烈酒下了肚子,忽而看到一个打扮性感的女郎莲步而来。火红色的裙子短得无以复加,圆润丰盈的臀部被满满的包裹起来;一双也是不得了的巨乳在皮质的薄衣料之下,差一点爆露出来。

  她走到志杰身边坐下,双腿交叠,毫不吝啬裙底下的满园春色,说道:「先生,可以请我喝一杯吗?」女郎轻点朱唇,炽烈的眼波充满了男女间的暗示。
  之后的,就是无数在平安夜晚会发生的老戏码,风月女遇着苦闷男,在短暂的交谈后双双离开酒吧,另闢一室交欢寻乐。

  酒精作祟下,志杰那一晚干得特别凶猛,也特别畅快。不知在甚么时候,自己竟然累到昏睡。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八时了。

  「呀……不会是遇到迷魂党了吧!」他想。他的视线迷糊,眼光四处流转,床边的女郎已经不知所踪,散落一地的,只剩下女郎的衣物,自己的衣服还有财物,统统不见了。

  他艰难的叹了一口气,挣扎着爬下床来,跌跌碰碰的走进套房的浴室。被尿意催促着,他往马桶旁一站,准备小解……

  一阵陌生的感觉突然而至,他总觉得自己下身空空洞洞的,没有了平日的实在感,无意识的向老二一抓……却抓了个空!

  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早阵子H市最轰动的变态女淫魔案!有个变态艳女专门勾搭陌生男人上床,趁机加以迷魂。她不劫财、不勒索,却无缘无故割下男人的阳物,据说是报复从前的丈夫对她不忠云云……

  思念及此,志杰大吃一惊,心中清明一下,猛望向自己下身。

  「没有了?怎么没有了?我的小兄弟呢?」他的视线还是不太清晰,左看右望,都看不到类似棍棒状的东西。矇矓中,该看到的东西是看不到了,但却多了一个不该存在是事物!

  只见在一片胀鼓鼓的草原上,那疏密有致的芳草中,多了两片幼嫩鲜艳的肉块;而身在其中的,是一条紧密的细缝。怎么看,那都是像传说中女子的……
  「只是幻觉来的,吓不到我的!哈哈!」酒喝得太多了!产生幻象了,他心想。

  他深呼吸一下,定了定神,但觉胸部比平日沈重,右手一摸前胸……一瞬间,他那丁点儿强挤出来的笑容也消失了。

  「都说是幻觉来的!幻觉来的……幻觉来的……」

  他狠狠掐了自己脸庞一记,痛得他眼泪直流,慢慢转动已经僵硬了的颈项,望向浴室的大镜子。

  在镜子的左下角,以唇膏写着:「Merry Christmas!给你……噢!不是,给你一个难忘的圣诞体验」一行字,旁边更有一个女子的唇印。
  志杰望着镜中自己的模样,尖尖的脸蛋、小巧的五官、如云的秀发、玲珑的玉乳、修长的美腿……怎么看都可说是形貌可喜、赏心悦目的女子,呃,前提是,那真的是一个女子的话。

  「啊……啊……!!」浴室中响起一阵哭号,不得不承认,声音的确是十分清脆迷人的。

  (08:30)

  足足三十分钟,志杰伫立原地,呆呆失神。

  好不容易回神过来,他想到,第一的是「不可能」,第二的是「不可能」,第三的也是「不可能」!

  「发生甚么事了?我何志杰明明是大男人一个,怎……怎么!」他已经不可以用常理来思考目前的状况。

  正自六神无主,房门外响起警察的声音:「开门开门!据报这里有人宿娼过夜,警察临检!」

  志杰一看自己「漂亮」的身子,正身无片缕,门外又传来了警察的叫声:「再不开门,我们就要破门了!」

  不待志杰有甚何行动,警察们打开了房门,两名警员冲入房间,首先看到散落一地的女子衣物,然后看到浴室中的美女正一丝不挂,傻傻的回望他们。
  「你们……我……」

  那两个警员被跟前的裸体吸引着,好一会儿才稍稍移开目光,说:「咳……小姐,警察临检!请你穿回衣服,跟我们出来。」

  (09:00)

  这是最证据确凿不过的了。浴室中裸体的女子、满地的性感衣物、床上还留有精液的安全套、语焉不详而又没有身分证明文件的怀疑妓女,所有的状况都指向一个事实:有人宿娼过夜,警察临检时闻风先遁,现场留下妓女一名……
  只可以说,那妓女还不是一般的漂亮呀!不知道一晚的度夜资要多少呢?
  (09:30)

  早上九时半,警局之内。

  「喂,小姐!你不要再浪费我们的时间了!被我们当场抓到,这个罪名你就干脆认了吧!当个卖春的又不会判很重的惩处,反而你这样一问三不应的,当心我们告你阻差办公!」

  被关在黑房间中,「美女」志杰的心情,似乎还未从惊愕中恢复过来。
  「再问你一次,名字?」

  「你是哪里的人?非法入境的吗?」

  「到了H市多久?背后有卖淫集团操纵吗?」

  「……」

  面对所有的问题,志杰也不如何回应,难道说自己一时兴起,付钱嫖妓,一觉醒来发现变成了个美女吗?这个连自己也不太相信的西游大话,如果有人相信的,那明天太阳准是从西方升起的了。

  一个高级警员模样的人进来,对他……呃……应该改称「她」了,说:「我跟你说,你人在这里,嘴硬没甚么用的,受苦的还是自己。想通了,再向我供出一切,现在好好去拘留室」享受「一下吧!」

  (10:00)

  两名女警一左一右的,押着「她」走出黑房间。其中一个女警好像十分讨厌妓女似的,趁着众人不察之际,狠狠地掐了「她」奶头一下,念念道:「如果可以,真想掐爆这只引诱男人的奶子!下贱!」另一个女警小声说道:「嘘!别张声,小心给其他人听到。」

  「她」既无辜又无奈,如果这是梦的话,那请赶快醒过来吧!

  走到走廊转角,「她」听到一把很熟悉的声音,那是「她」的太太凌卓瑶!
  卓瑶来警局干什么呢?

  「卓瑶!卓瑶你在吗?」自己变成了这模样,已经没面目回去见太太了。可是卓瑶的出现,就像溺水的人看到救生圈,「她」不理身旁的女警二人,拉扯着跑向太太的方向。

  (10:15)

  「她」看到太太的第一眼,就在警局的报案室。

  卓瑶的双眼通红,激动的说:「我的女儿不见了!警察先生,我的女儿不见了!

  我又找不到丈夫,请你们帮帮忙吧!「

  「这位太太,先别急。你最后一次看到女儿是甚么时候?」

  「那……今天早上,我送女儿上补习班,走到补习学校附近,臻儿突然挣脱我的手跑了!我追也追不上她,找了很久也找不到,她只是个六岁的小女孩呀!
  昨天我和丈夫吵架了,到现在还找不到他。警察先生,麻烦你们帮帮忙!「
  「哦……失踪还没有一天,说不定她只是贪玩而已。现在我们也做不到甚么,你还是先回去吧。」

  「不!我的女儿很乖巧的,她一定是给坏人抓起来啦!请你们……」

  「好啦,你先回去,要是你的女儿晚一点还没有回来的话,再来报案吧!」
  看着爱理不理的警员,卓瑶急得连连摇头,只是她一个妇道人家没了主意,只好拿出手机,拨打丈夫的电话号码。

  「老公!你在那里呀?快接电话吧!」她几近哭音的自言自语,换来的是再一次的失望。

  卓瑶站了起来,拖着缓慢的步伐,走出警局。刚才,她竟然追不上女儿,只因为身怀六个月的身孕,腹大便便的她,怎能跑得快呢?

  (10:30)

  这一切,志杰也看在眼内了。「她」在暗角偷看太太,心中满是愧疚,几欲叫了出来:「老婆!我在这里呀!」但一看自己的女儿之身,怎能和家人相认?
  卓瑶消失在视线之内后,「她」心想:「怎么样也要找回女儿!但……我这个模样……对了!」

  「哎哟!肚子……肚子好痛喔!」「她」半蹲在地上,手掩下腹,长长的眼睫毛微微颤动,说。

  「喂,你不要耍甚么花样!装模作样的,快起来。」

  「不……不是啦!昨晚那个客人真是有够变态的!他多给我一千块,硬是要将一颗乒乓球塞入人家的……那里啦!拜托你们啦,让人家上厕所吧!」

  「她」

  软语相求道,眼角更泛泪光。

  (唉!想我何志杰堂堂一个大男人……「折堕」了……)

  女警们相顾愕然,继而强忍笑意,说道:「好……哧……我们陪你一起去。」
  (11:00)

  「叩叩叩!」

  警局女厕之内。

  「快半个小时了!还没有拿出来吗?」女警隔着厕格的门,问道。

  「嗯……就差一点,就好啦!哎呀……」「她」高声回应着,脑中急谋脱身之计:「被关在这始终不是办法,怎么样逃离这里?」

  「她」看了看马桶旁的旧式玻璃窗,心中已有计较。

  (11:15)

  「喂!小姐,四十五分钟了,自己拿不出来的话,我们送你去医院吧。」女警一看腕表,说。

  良久,厕格之中还是没有回应。女警疑心大起,说:「小姐,快出来!」
  沈默一片。

  「糟糕了!该不会是……」女警二人走进隔壁的厕格,攀身往内一看,只见马桶上平放了数块玻璃片,玻璃窗上只剩下一个大窟窿。

  「……」二人相视一下,深深吸进一口气,然后……

  「走犯啦!!」

  女警的尖叫惊动万教,响彻云霄。

  (11:30)

  「她」沿着警局的水管缓缓向下爬。从前身为男人之时毫不察觉,原来胸前挺着两团乳肉,攀高爬低,真的很累人的。

  好不容易踏上地面,就听到震天撼地的女警惊叫。「她」一刻也不敢停留,飞快跑出警局。

  「我逃出来了!接下来呢?接下来要怎么办?」从极端紧张感中稍微回神,「她」坐在公园中椅子上,思考着。

  「她」还是不相信发生在自身的奇遇,昨天这个时候,「她」还是一个雄纠纠的大丈夫,怎么一天不够,就变了个娇丽水灵的美人?

  (报应呀!谁叫我抛下操身大细的妻子不管,出外宿娼嫖妓?定是遇上了甚么狐媚女妖……)

  「罢了!现在还是女儿要紧!臻儿她不见了!」「她」心中一动,想:「女儿会走到那儿呢?她一向很乖很听话的……啊!该不会是?」

  (12:00)

  志杰家楼下的公园游乐场。

  「小妹妹,今天玩得开心吗?」一个陌生男子哄着一个小女孩。

  「嗯,很开心!」小女孩拿着一根棒棒糖,津津有味的吃着。

  那个男子挥舞着手中另外一根棒棒糖,说道:「叔叔家中有更多好吃的糖果喔!小妹妹要不要吃?」

  「唔……可是妈妈说,不可以跟陌生人回家的。」小女孩挣着天真无邪的大眼睛说。

  「不用怕!叔叔不是坏人,走吧。」男子牵着小女孩的手,拉着她走。
  「臻儿!你真的在这里!挂心死我了!」一个俏丽的身影走进公园入口,看着被男子牵手的小女孩。

  「姐姐,你是谁?」臻儿好像不认识眼前的俪人,侧着头说。

  「我是……」俪人登时哑口无言,难道说我就是你爸爸吗?

  「她」将臻儿藏在身后,转向男子,警戒的说:「我是这个小女孩家长的朋友,光天白日的,你不要打她甚么坏主意!」

  男子眼珠贼地一转,狠狠的盯了女孩一下,悻悻然离开。

  (12:15)

  「姐姐,你为什么知道我叫臻儿呢?」臻儿坐在长凳,吃着冰淇淋,一双小腿晃呀晃的。

  「她」怜爱的摸着女儿头顶,无话可说。竟有一天,自己的妻子女儿就在面前,相见不相识。

  「对了臻儿!你为什么这样顽皮?丢下了妈妈一个人自己跑了?」

  「对不起……今天是圣诞节,臻儿不想上补习班。爸爸说,今天会带我去游乐场玩的,可是爸爸答应了我的事情,总是忘记了,所以……」

  「她」细心地一想,曾经应承过女儿的事情太多了,可是有那一些真的做到了?空头支票开得多了,就连女儿也不相信自己了。

  「怎么说也好,你不应该让妈妈担心。来!我们找妈妈去。」

  (12:30)

  卓瑶挺着大肚子,在街上四处找寻女儿。

  她实在太累了,走到离家不远处,忽而听到……

  「妈妈!」

  卓瑶一转身,看到的是一个女子正牵着臻儿的手,快步走来。

  「臻儿!臻儿你跑到哪去啦!」卓瑶一把女儿抱入怀,激动的说:「你吓坏妈妈了!」本想责打一下她,但重见爱女的开心感觉太强了,怎能打得下手?
  「这位小姐,是你替我寻回女儿的吗?」卓瑶平静过后,问眼前的「她」。
  「呃……也算是吧。」「她」说。

  「太谢谢你了!小姐,这个女儿是我的命根子,要是丢掉了的话,我真不知道怎向老公交代才好。」

  怎向老公交代?嫖妓嫖出祸,应该是换个说法,当老公的怎么向老婆交代才对!

  「哎呀!」卓瑶一声娇呼,微喘掩腹。

  「你没事吧!老……不,这位太太。」

  「嗯,小孩在踹我呢!医生说这是个男孩子,老公嘴里没说,但我知道他很希望有一个儿子,现在多好呢!」卓瑶微笑着,眼中满是对未来的憧憬。

  「太太……你很爱你的丈夫吗?」

  「应该是吧!虽然最近我们时常吵架……我怀孕了,脾气不好,三朝两天的向老公发脾气,其实……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她」细细的望着卓瑶。平时同睡在一张床上,也不会刻意留意枕边人。十年了,现在的卓瑶,艳光已经随着年龄及生育过而减退,圆圆的脸蛋,胖胖的四肢,女人最珍贵的十年岁月,全都耗费在一个叫何志杰的男人身上。

  记得少女时的卓瑶是大学的校花,为什么会看上自己的呢?「她」想。今天是二人结婚的十周年记念,在十年前的今天,自己在教堂之中对卓瑶作过甚么承诺,许了甚么誓言?现在想起来,觉得很远……很远。

  「小姐?你甚么发呆了?」

  「噢……没事,在想东西吧了。」

  「好了小姐,我要走了。不瞒你说,今天是我和老公的十周年结婚记念喔!昨晚我激怒他了,他到现在还没回来。唔!所以呢,今晚我要弄一顿丰富的晚餐来陪个不是,臻儿……向姐姐说拜拜啦!」

  (13:00)

  望着渐渐走远的母女二人,「她」深深的后悔着。

  「卓瑶,我这个当老公的,从不替你的辛苦着想。你为我生养孩子,照顾家庭,而我却……对不起!老婆。」

  两行清泪滑下「她」吹弹可破的脸庞,散落空中。

  男儿有泪不轻弹,所以「她」为自己找了一个很笨拙的藉口:「风吹沙入眼了。」

  (18:00)

  日暮向晚,漫天红霞,寒冷的天气提醒着人们:「今天可是圣诞佳节喔!」
  「她」想要回家,却是有家归不得,一想到自己以「千娇百媚」的女儿身回家,说出「爸爸回来了!」这一类话时,很难想像卓瑶母女会惊骇到甚么程度。
  「她」应该怎么办?去看医生吗?相信天底下没有医生能帮得上忙。去喝符水、找驱魔人甚么的?还是找上几个最要好的朋友帮忙?

  还是那个老问题,怎会有人相信,面前的绝色美人,就是我──何志杰呢?
  「她」想着想着,在街上逛了几个小时,还是走回了住所附近的公园里,天地之大,已经没有「她」的容身之地了吗?

  「她」实在累极了,身逢巨变的打击、对妻女的愧疚、使得她迷迷糊糊的,靠在公园的椅子上睡着了。

  (23:30)

  北风吹拂,树梢沙沙作响,月光照在「她」的脸上。

  被寒风惊醒,但见明月在天,银光洒遍地上,「她」游目四顾,公园之内除了自己之外,最后的一对情侣也在亲着嘴中离开了。

  「她」一拉自身的衣襟,穿着的还是暴露非常的套装,面对十二月的寒冷天气,冻得「她」牙关打震。

  朦胧间,两对恶意的视线聚焦在「她」身上。

  公园的草丛之中,射出两度炽烈的色欲眼光,停留在「她」的傲人乳峰及私处上。

  「她」只觉全身软软的,正想站起来时,草丛深处扑出两条人影,一把将她按倒在长椅上。

  「妈的!老子等不及了!先扒光了这骚妞儿再说!」

  其中一人捂住了「她」的嘴,不让她求救;另外一人轻易的扯下她的皮质上衣,一双份量十足的女乳,一抖一抖的,充满戏剧性的弹跳出来。

  「哇!连奶罩也没带,九成是等男人来干啦!骚货,你乖乖的听话合作,我兄弟俩今晚让你爽翻天!」

  「她」恐惧的望着面目狰狞的二人,想起一组字词:「这就是传说中的强暴了吗?」

  (23:45)

  从前A片看多了,总羡慕其中强暴者的角色,幻想着有朝一日可以亲身尝试一下箇中滋味。现在机会来了,所不同的只是身分有点儿不一样而已──成为了强暴者胯下的被害者。

  「呜……呜……呜!」「她」扭动身子,抗拒来犯,奈何面对着两个大男人的力气,所有挣扎也是徒然。

  「啪!」的一声,男子打了「她」一记耳光,说:「想少吃一点苦头,给我安份点!」

  伶仃单薄的衣衫很快被脱光了,光洁诱人的女体,惹得两人异常亢奋!
  身处公众地方,始终有给人撞破的危险。两人也不作前戏了,干脆要「她」
  俯卧长椅,裤子一脱,露出两条巨炮,一往「她」口中塞去,二往「她」股沟探索……

  「呜……不要呀……求求你们饶了我吧!我还没有试过和男人搞的……唔!!」
  「咦……喂!那即是处女啦!大哥,我们今晚捡到宝了!」一人骑在「她」
  背上,扶正炮身,正要直捣玉门之际,听得已经将肉棒塞进「她」口中的大哥说:「弟弟且慢!大哥我很久没尝过处女鲜味了,可否将前洞的第一次让给我?」
  弟弟听罢,说:「没有问题!那我先试一下骚妞的后庭滋味吧!」他腰际一沈,一根肉棍探入菊蕾,痛得「她」眼泪直流!

  「啊……啊……爽!」淫贼兄弟一插朱唇,一干后庭,来回进出之间,弄得「她」香汗淋漓,在寒冷的空气中颤抖着。

  (呜……呜……报应啰!)

  (23:59)

  攻向「她」菊穴的弟弟因体位之利,顺手逗弄着「她」那一对摇摆不定的乳肉。

  这个骚妞真的是天生的尤物!淫贼兄弟左穿右插,心有灵犀,就连出精的时间也差不多一样!

  「噢……大哥……我要射了!」

  「啊……弟弟……我也快要……」

  (拆礼物日00:00)

  「当……当……」远处传来十二次钟声。

  地上吹出一阵强风,卷起枯叶片片,打在正激烈性交的三人身上。

  「见鬼了!这么大的风!呀……射了!」弟弟喉头一声嘀咕,畅快的喷在「她」肛菊中。

  「还不是!……呀……大哥我也……」大哥紧紧的按着「她」的头,喷洒在「她」的喉头深处。

  弟弟呼了一口气,向胯下的「她」一望……

  嗯?怎么那个背影宽厚了那么多?

  嗯嗯?手中那沉甸甸的乳肉触感去了那儿?

  嗯嗯嗯?那个在「她」下身,像一根棒棒似的是?

  天上的乌云完全散开了,月儿清晖映照在「她」的脸上。

  大哥睁大眼睛,从「她」口中抽出阳具,盯着跟前的这张脸庞……

  「鬼呀……」

  只见在公园之内,三个裸男极其呕心的搂作一团。其中两个男人发了疯似的大叫,逃离现场;剩下的一个跌坐在长椅上,呆呆出神,也不知是喜是悲。
  (拆礼物日00:01)

  天上突然飘起阵阵细雪,蓦地,一张纸条如雪降下,落在「她」……不,他的面前。

  他拾起一看:「圣诞快乐!希望你今天玩得愉快!」旁边还有一个红唇印。
  不知从何时开始,志杰失落了的衣服财物,全都放在长椅的旁边。

  (拆礼物日01:00)

  志杰再次看见家门,当真恍如隔世。

  夜深了,志杰踏进家门,厅中的灯光亮起了。

  「爸爸!你回来了,圣诞快乐!」臻儿蹦蹦跳跳的走向了大门,迎接志杰回来。

  「老公!你昨天去那了?我很担心你哦!昨天臻儿差点不见了!」卓瑶一把拥入他的怀内。

  「对不起!老婆,女儿,对不起!我回来了!」志杰将她们搂个结实。
  「不要紧啦!回来就好。老公你知道吗?我有一份最棒的圣诞加结婚周年礼物送给你喔!」

  「嗯?」

  「嘻嘻……人家的爸爸呀,要好好想一个男孩的名字啰!」说着,卓瑶往自己的腹部一指。

  志杰一笑,说:「老婆,我也有一份更棒礼物给你,就是这个。」

  志杰牵着卓瑶的手,放到他的胸前说:「就是我的心,卓瑶,圣诞快乐!」
  夫妇二人会心一笑,吻在一起。

  旁边的小女孩不明所以,闪着可爱的大眼睛,也都微笑起来。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