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情色  »  [神墟鬼境](卷02)(03)[作者:水临枫]
[神墟鬼境](卷02)(03)[作者:水临枫]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1113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卷二:龙游浅滩~第03章:鸠占鹊巢
 
  陈大年看了看扣锁在孙静婷颈项间的那拇指粗细的粗大铁链,咬着指头道: 「这倒也是!但怎么弄开呢?」
 
  赵无谋狠拍了他一记后脑勺骂道:「别做梦了!就算你有一把AK47在手, 也休想把她带出去,就算侥倖把她带出去了,那后面也会日夜跟着一大群马蜂, 你要是还想活下去,就收了这色心,真是——!」
 
  司仪的贱精声音又响起:「猜不着了吧!告诉你们,我们场内赠送的美女本 身物品,就是她的阴毛,不过为了以后节目着想,每次只限一根,拍到私裙的老 闆,你是自己下来拔呢,还是由我代劳,说实话,我是非常乐意代劳的!」 
  有贱人叫道:「她穿着这么小的内裤,一根毛也没露出来,下部定是光光的, 哪来的阴毛?」
 
  司仪叫嚣道:「16号——!拉开内裤给他看看,你有没有阴毛?」
 
  孙静婷已经爬到了钢管上面两米处,闻言立即背靠着钢管,双腿紧紧夹住, 在高处公然分开两条大腿,拉开仅有一条遮阴布,露出私处穴口那一小撮澹澹的 阴毛,紧跟着又飞快的拉上那一小片可怜的遮档布,这个动作顿时引来一大片的 口哨声。
 
  陈大年嚥了一口唾沫,低声对赵无谋道:「赵大杆子,老子受不了了,烦不 了,反正她也愿意和你走,不如拚死干一票吧,抢了她走人?」
 
  赵无谋哂笑道:「毛病!你蹲这里瞟她瞟了多久了?是不是她每晚都被人拔 毛?」
 
  陈大年不自然的把头转来转去,支应着道:「记不得了!反正好长时间了! 
  印象中她并不是天天给人拔毛的!但是隔三叉五的,就要给人拔一根,咦— —!「
 
  赵无谋笑道:「咦什么咦?这么长时间了,她就没有跟你说一句话?」 
  陈大年生气的道:「没有!你他的妈的命太好了,第一天来,人家就要和你 私奔,老子天天来,她也不睬我,老子就奇怪了,你这么有女人缘,为什么到现 在还没老婆?咦——!好艳福呀!」
 
  赵无谋道:「你到底在咦什么哩?大姨妈来了?什么好艳福?」
 
  陈大年小声道:「方纔那个冬瓜,和一个更漂亮的美女向女洗手间走了,难 道是——?有奸情?」
 
  赵无谋闻言,也向方纔那个冬瓜呆着地方看,但是孙静婷在司仪的吆喝声中, 从钢管上滑了下来,美目向着赵无谋「深情」
 
  的一瞟,然后当众曲起小腿,分开两条雪白的大腿根,在小圆桌上跪了下来, 后背贴着桌面,妖娆的向上挺着阴部,等人来拔毛。
 
  赵无谋明知孙静婷的「深情」是在装模做样,但孙静婷这种绝色的美女这样 瞟人,杀伤力实在太大了,赵无谋不由心神一荡,暂时忘了那冬瓜的事。 
  场子里又是一片口哨声,男人们争相过来,看美女被人当众拔阴毛,司仪虽 然非常愿意代劳,但只要是男人,怎么会错过这种机会?楼上包间的男人也不例 外,戴了个假面,在两名几乎不穿的「公主」
 
  的陪同下走了孙静婷面前,对着孙静婷咧嘴一笑道:「骚货——!」。 
  孙静婷这几个月来常被男人叫骚货,闻言也不生气,明眸一转,看向那男人, 知道他不敢以真面目示人,一定是有身份的,伸出一只素手来,轻抚着两指宽的 黑「T」
 
  字内裤,另一只的食指向他一勾。
 
  那男人是官场中人,虽久历花丛,但被这种倾国的绝色美女的明眸一瞟,半 边身子都酥掉了,口水立即从面具下面流了出来,心中有操她的冲动,于是并不 急着拔毛,而是伸出手来,在孙静婷的大腿上一阵龌龊的抚摸,孙静婷被他极富 技巧的鬼爪摸得难受,不由得白眼儿直翻。
 
  司仪叫道:「先生!请动手拔毛!大伙儿都等着观赏呢!」
 
  「拔——!拔——!拔——!」
 
  台下一片疯狂的叫喊。
 
  孙静婷泪眼汪汪的看向赵无谋,楚楚可怜的哀声道:「救我——!」
 
  一条曲着的大腿伸直了出来,赤裸裸的探向赵无谋,穿着高跟长靴的妖异足 尖去挑赵无谋高高挺起的档部。
 
  赵无谋见她当众挑逗,急忙让开,手上的啤酒撒了一地。
 
  孙静婷悲悲慼戚的妖声道:「你不想摸我的大腿吗?」
 
  陈大年大叫道:「老子看不下去了!赵大杆子,你还是不是人了?人家对你 情深意重,你怎么就没有反应呢?」
 
  赵无谋笑道:「要反应还是要命?拔根把根毛而已,也不会死人的!」 
  陈大年吼道:「姓赵的,老子要和你决斗!」
 
  赵无谋其实也受不了孙静婷这种赤裸裸的挑逗,但坚强的意识让他知道,决 不能做滥好人,一把拉住陈大年躲到了一边,但是眼睛还是瞟向孙静婷,绝色美 女当众被人从私处拔毛,傻瓜才不看哩!陈大年挣扎道:「你拉我做什么?」 
  赵无谋笑道:「你也不想想,我们真要是头脑发热的冒万死把她弄出去,凭 她这种姿色,又和我们差了十几岁,以后可能会跟你、我中的任何一个人吗?她 这种样子受人凌辱,摆明瞭是某个组织在公开调教她,你急个什么?看——!拔 毛了,他妈的——!哎哟——!真香艳!」
 
  戴着假面的男人转过身来对着众人,把双手向下压了压,一副领导的风范, 然后转过身去,面对着孙静婷俯下身,一股粉腻的肉香飘进那男人的鼻子,那男 人顿时觉得如沐春风,心旌摇动。
 
  在众人的叫嚣声中,那男人左手拉开孙静婷遮在花庭口的二寸宽的高弹力黑 皮条,露出紧紧闭合着两片雪蛤,那片雪色生香的区域,灿烂生辉,直晃他的眼 睛,动作上不由呆了一呆。
 
  司仪好心的叫道:「老闆!这美女还是个处,你拔毛是拔毛,可不能把手指 往她的B里捅呀!你要是不小心替她开包了,费用很昂贵的!」
 
  那男人也是知道道上玄机的,这种绝色美女既是绝色,又是处女,定是了不 得的大人物事先定好的,他来是找乐子的,决不会惹事,闻言咬牙定了定心神, 再把右手伸到孙静婷的美阜上,爱惜的在高高坟起的性感阜口轻轻的抚摸了片刻, 感觉那一片难得的温柔,最后选了一根最「粗」
 
  最「长」
 
  的绒毛,用拇、食两指捏住,然后狠狠的往外就拔。
 
  「哎呀——!疼呀——!」
 
  孙静婷妖声叫道,两条大腿本能的一夹,妖躯微微的颤抖。
 
  一根漂亮的、略带弯曲的乌黑绒毛,带着一滴小小的血珠,捏在男人手里, 那男人把那带着细小血珠的绒毛拿到鼻尖处嗅了又嗅,一脸的陶醉神情。 
  有叫狂叫道:「他妈的!太剌激了,老子要射了!」
 
  司仪狠狠的一拍孙静婷雪白的大腿,喝道:「装什么装?你又不是第一次被 拔毛,站起来,替老子接着跳舞!」
 
  孙静婷被司仪狠拍了一下大腿,娇嫩雪白的大腿上立即留下了一道红印,她 知道司仪决没有惜香怜玉的心,不敢偷懒,咬着樱唇跪爬起来,拉住钢管转了一 圈,接着跳舞,明亮的美目却在人群中寻那个可恨的人。
 
  人群中有人叫道:「脱光——!脱光——!」
 
  司仪摸出一条长长的鞭子,凌空「噼啪——!」
 
  抖了一下,发出令人心憷的暴响,鞭头指着孙静婷道:「脱——!」
 
  孙静婷看着那鞭子,美目紧张的一缩,在钢管上又转了一圈后,慢慢的拉下 了左乳头上的皮质乳贴,当众露出一只樱桃般的乳头来,其实她现在除了腿上还 穿着一双长靴外,只有两个乳头上的两个皮质乳头贴和肉胯间的那条小得不能再 小的、二指宽的T字小内裤。
 
  若是从她背后看去,那T字内裤只有束在细腰上的那根细皮线,本来应该是 「遮」
 
  住粉臀的那根皮质细带,根本也就是一根皮线,那根皮线自始至终的,都是 被她的两片股肉深深的夹在臀沟中的,从未行使过遮住臀部的功能。
 
  除此之外,就是粉颈中扣着那条粗大皮质项圈了,那项圈的模样,分明是扣 勐兽的,此时扣在孙静婷的雪白粉滑的颈项间,有一种蚀骨销魂的美,所有男人 都恨不得,扣着她玉颈上的那条项圈,是自己的亲手所为,而她,就是自己私用 专有的母兽。
 
  赵无谋也是正常的男人,看得口乾舌燥,一个劲的灌着啤酒,但是啤酒这东 西,越喝口越渴,冷不丁的想起时间来,拿出手机一看,已经快十一点了,要是 那个矮冬瓜没事的话,那就只能厚着面皮跑路了,于是抬头伸颈,四处找那个矮 子。
 
  陈大年道:「你魂丢了?找什么哩?」
 
  赵无谋道:「方纔打赌的矮子呀!要是他没事,我们只得跑路了,难道还真 请他们两个看私舞?」
 
  陈大年哼了一声道:「你输定了,不过没关系,我们也用不着跑路,我们两 个打他们两个是绰绰有馀,输了怎么样?老子赖账了怎么的?」
 
  赵无谋疑惑的道:「你个吊人,怎么这么肯定老子就输了?」
 
  陈大年道:「老实告诉你吧,刚才我说咦的时候,正好看见那个矮子,被一 个穿着大红色蕾丝的绝色美女带到女洗手间了,我注意到了,他们两个狗男女, 进去了就没出来过,那卫生间只有一个出口,这么长时间没出来,一定是在做那 勾当,你个吊人的话,一点也不靠谱,人家非但没有见到鬼,还有这种艳遇,真 是叫老子羡慕忌妒恨呀!」
 
  赵无谋忽然微笑起来,把手中的啤酒一口喝了,拉起陈大年就走。
 
  陈大年道:「怕什么怕?你这是——?我不去!」
 
  原来赵无谋把陈大年拉着直奔女卫生间,看那样子,是想直接闯进去,陈大 年的力气没有赵无谋大,被拉住胳膊挣脱不掉急得直叫。
 
  赵无谋笑道:「那矮子铁定是见鬼了,今天晚上有人请我们看私舞了,快跟 我去!」
 
  陈大年道:「那是女卫生间呀?怎么好进去?」
 
  赵无谋奇怪的道:「在美高美里还有性别之分吗?噢——!原来你个笨蛋一 次也没和女人在里面混过?」
 
  陈大年撑着面子怒道:「放屁!老子经常带美女在里面混!」
 
  赵无谋笑道:「那还扭什么扭?」
 
  女卫生间门口就有一男一女两个贱人在抱在一起啃嘴,女的忽然抬起头来, 看见赵无谋拉着陈大年进来,立即骂道:「这是女洗手间,你们两个公的要搞, 死男厕所去!」
 
  陈大年看着那女的露在外面的大半个奶子和撩到细腰上的裙子,脸涨得通红, 张了张嘴,却没词回人家。
 
  赵无谋却笑道:「男厕所早满了,我们两个只能到女厕所来搞了,你个丑八 怪让开,别挡着路!」
 
  男的从女人的深深的乳沟中抬起头来道:「这年头基友这么多吗?」
 
  赵无谋看着那男的吸毒过量呈现出来的暗青色的脸,笑道:「是呀!现在你 还在玩女人,OUT了,滚一边去!」
 
  说着话,伸手一拨拉,就把两个狗男女拨到一边,当先就走。
 
  女的一把住赵无谋叫道:「他妈的!老娘丑吗?你眼睛瞎了是吧!看看老娘 的奶子,看看老奶的B,都是上上等的,你个玻璃,做梦也搞不到老娘!」 
  说着话,就在赵无谋面前,把胸夸张的往外一挺,两个乳头就完全跳出来了, 伸手拉了拉,还抖了又抖,同时扔掉了挂在胯间的短裙,露出乳沟和大腿根部诡 异的青色纹身。
 
  说实话,这女的乳头牝户确是好货色,赵无谋也不客气,伸手捏了一下那美 女肥美的奶子,就像捏上了一个上好的白麵馒头,留下几个夸张的指印嘿嘿笑道: 「不错是不错,可惜不紧了,死一边去,老子不好这一口!」
 
  美女跳脚叫道:「没眼光的琉璃,这种奶子还说不紧,再紧就没有弹性了?」 
  男的抱住她道:「算了吧,人家喜欢背后插花,不好你这口,还是我俩来吧!」 
  说话间,从后面抬起了女人的一条大腿,露出湿淋淋的牝户,也不管有人没 人,抽出鸡巴就把那紧紧的小穴是塞。
 
  「嗯——!」
 
  艳女陶醉的浪叫,美穴主动的分开,吸入插入的肉棒,哼哼唧唧的动了起来。 
  陈大年恐惧的甩开赵无谋的手,毫毛直竖的道:「哎油——!怪不得你有女 人缘却找不到老婆,原来是同志,以后离老子远点!」
 
  赵无谋笑骂道:「同你个死人头,逗他们玩的呢!我们快进去找冬瓜!」 
  陈大年斜眼看向门前的艳女,大着胆子把手伸向人家的肥白的臀部摸了摸, 入手处,只觉一片温软凉腻。
 
  艳女感觉有男人摸她的屁股,不怒反喜,一把抓住陈大年的爪子,拉着探向 自己正在被交合的美穴,弄得陈大年满手的淫水,忙挣开那荡爪缩回手来,不舍 的看了那艳女一眼,控制不住的又在人家的粉背上摸了几把,方才追着赵无谋向 里闯。
 
  进去一看,赵无谋不见了,那冬瓜坐在马桶上,一名穿着透明大红蕾丝的美 女,背对着他,生得宽肩细腰,两条修长白嫩的大腿分开,正跪在地上,头劲深 深的埋入冬瓜的裤档间,伸伸缩缩的动着,傻子也知道在干嘛事。
 
  女卫生间里,总共就两个「包间」,赵无谋知道陈大年又想着占荡女的便宜 了,所以也没硬拖他,大家都是光棒,难得摸个美女也不容易,既不忍叫他,自 己就先冲了进来,发现其中一个卫生间豪华的门板地震似的晃动,立即笑了起来, 心道:是这里了。
 
  抬腿踹开木门,这美高美男女厕所的门,也不知道被人踹过多少次了,所以 一踹就开,门开处,只见两个身材妖娆的美人儿,把上身的衣物全脱了,露着一 对羊脂白玉似的身子,下身穿着贴肉的高弹力紧身牛仔裤,正搂在一起亲嘴,门 被踹开后,四只妖娆的媚目一齐向赵无谋看了过来。
 
  四只媚目看到的是个英俊的高大男人,立即柳眉倒竖,杏眼圆睁,两条被牛 仔裤紧紧裹住的粉腿同时踢了过来,伴随着两个娇滴滴的怒骂声:「滚——!你 个死人妖!」
 
  赵无谋双手一抬,同时接住两条踢过来的粉腿笑了起来,说实话,这两个妞 儿全是上等的货色,都生得姿容妖美,丰乳细腰肥臀,两条大腿修长,身高都在 一米七零上下,可惜喜欢这调调,真把天下男人呕死。
 
  两个美女见踢出去的腿被他接住了,忙咬牙想收回来,不料赵无谋根本就没 有和她们较劲的打算,接住两条腿后,就势就向前一送,这下两个美女全跌在了 马桶上,两张俏脸齐齐变色。
 
  赵无谋发现让美女难堪了,立即上前要扶人家的藕臂,还挤出一个自认为和 蔼的笑脸道:「两位姐姐好漂亮耶!对不起对不起,没摔到你们吧,真不好意思, 打挠你们互抠了,我这就另找地方,你们继续,嘿嘿,你们继续!」
 
  其中一个美妞摔开他的手,怒吼道:「快滚,再不滚的话,老子立即剪掉你 的鸡鸡,慈悲你变成真正的人!」
 
  赵无谋不解的道:「老子?真正的人?我说妹妹呀!老子通常来说,是一个 纯爷们粗野的自称,至于人吗?老子三十几年前就是了,不劳你帮忙!」 
  那美女暴怒了,丢开抱在怀中的美女跳了起来,直逼到赵无谋鼻子面前,一 把揪住他的领子,伸出一只雪白修长的指头来,点着赵无谋的鼻子娇声叫嚣道: 「老子难道不是纯爷们?还有,你裤档里长着那玩意是人吗?是人的话就没有那 东西!」
 
  另外一个美女跑上来,搂住那美女的后腰道:「亲爱的,别和野兽一般见识, 撵他滚,我们继续呀!」
 
  说这话时,却向赵无谋飞了一个媚眼儿。
 
  赵无谋逗了一下美女的下巴道:「野兽——?这话怎么说哩?」
 
  美女挨近赵无谋,骚骚的低笑道:「我就喜欢野兽,野兽弄得人家快活死了, 你常来这玩吧,我叫小美,我们这伙人就窝在舞池靠男厕所的那圈沙发上,以后 有需要叫我,哎呀——!看你这么帅,三百块我就和你做了,怎么样啊!」 
  揪住赵无谋的美女见怀中的「马子」竟然和赵无谋挨挨擦擦不愿意了,丢开 赵无谋的衣领,「粗野」的吼道:「快滚!再敢停一分钟,老子彻底把你打残!」 
  赵无谋是彻底无语,眦牙一笑道:「是是是,小的立即走,哎呀!姐姐的肌 肉可漂亮呀!爱死我了!」
 
  说着话,伸手就去抚摸面前那?娇露在外面雪也似的藕臂。
 
  那美女得意曲起手臂,露出大臂处的「二头肌」道:「算你有眼光,不错吧! 老子好不容易练出来的!马子都喜欢,不过以后不准叫我姐姐,得叫大哥!」 
  赵无谋摸着人家的光滑的藕臂,贼眼瞟向那美女足有36寸D的诱人奶子, 得寸进尺的道:「大哥的胸肌也发达得很哩!不介意的话,让小弟瞻仰瞻仰?」 
  那美女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道:「不错嘛!你倒是会说话,可惜你是个男人, 要是美女,我就收了你做小妾!看吧!也叫你这个人妖见识见识!」
 
  说着话,果然摆了一个健美表演的姿式,把两个硕大的丰乳挺得高高的,乳 头呈四十五度上翘,双手叉腰,让赵无谋「瞻仰」。
 
  赵无谋努力的忍住笑,一边一本正经的抚摸着人家那36D的赤裸大奶子, 又捏又揉,一边渍渍称讚道:「大哥练成这样的雄肌,真是不容易呀,真叫小弟 羡慕死了!能传授一下经验吗?」
 
  说着话,在人家「雄浑」胸肌的顶尖上找到一个樱桃,若无其事的捻了又捻, 那模样,就差上去用嘴舔了。
 
  另外那个美女不奈烦了,急于想把这单生意做完,一把抱住那美女的细腰, 向着赵无谋直挤媚眼,嘴上却道:「我最讨厌公的了,快叫他滚,我帮你舔呀!」 
  美女见怀中的美女「讨厌」赵无谋,感觉很满意,点着赵无谋的鼻子道: 「你身上的味道好好闻,可惜我的马子不喜欢你,像你这种弱智,教你也学不会, 快走了,否则我不客气了!老子可是空手道六段!」
 
  赵无谋笑道:「是是是!还想问一下大哥姓名,以后江湖有难,也好报大哥 的名字,托个照应!」
 
  美女?声道:「算你机灵,记住了,老子叫做柳媚烟,以后要是有人敢欺负 你,直接报我的名号,吓死那些龟儿子!快滚——!」
 
  说完话,一把把赵无谋推出了「包间」,反脚一勾,关上了木门,跟着里面 传来一阵销魂的喘息声。
 
  赵无谋把头直摇,这都是什么人呀?这女人越漂亮,阴气也越重,所以她觉 得赵无谋身上的极浓的生气闻着舒服,天地阴阳调和是人性的本能,并不是喜欢 不喜欢的问题。
 
  既然第一个包间内没有找到冬瓜,那傻瓜也知道那冬瓜在第二个包间了,转 头看去,不由满头的雾水,只见第二个包间的门已经被打开了,陈大年正站在门 口,那个矮冬瓜正脱了裤子坐在坐便器上,双手扶住坐便器的边缘,头向上仰, 满脸皆是爽透了的微笑,地上喷了一地的的不明液体,白的、黄的甚至红的都有, 显是射了不止一次了。
 
  陈大年也是满脸的性奋,盯着那冬瓜看,两个人的表情都不正常。
 
  但都是一副色迷迷的模样。
 
  赵无谋感觉莫名其妙,上去一拍陈大年的肩膀道:「你这是什么爱好?喜欢 看一个男人自撸?」
 
  陈大年低声道:「你看!替冬瓜吹的那妞儿好妖耶!从后面看就是个美女?」 
  赵无谋愣然道:「说什么哩?哪来的美女?冬瓜明明是自个儿挺着鸡巴撸嘛! 唔——!不对!」
 
  赵无谋冲到冬瓜面前,大吼道:「醒了——!你个被鬼迷的衰货!」
 
  说着照着冬瓜的大腿是踹了一下。
 
  在陈大年眼中,看到的是赵无谋冲到那穿着性感红丝的妖娆美女背后,朝着 人家肥硕的屁股就是一脚,那美女回过脸来,果然是倾国倾城的貌,和外面跳脱 衣舞的孙静婷是不相上下,然神态上还要妖骚,不由心中就是一荡。
 
  陈大年刚想学英雄救美,骂赵无谋无礼唐突美人,就见那美女扭头看向赵无 谋后,立即吐掉小嘴里的鸡巴,跳了起来,花容失色的尖叫一声:「恶人——!」 
  一个转身,撒下满目的红雾,顿时不见了人影。
 
  陈大年方才回过神来,心中道:他妈的,老子又见鬼了,真是霉气!八字轻 真是太倒楣了,看来依那高人的话,长期结交赵大杆子是不错的。
 
  矮冬瓜感觉大腿发疼,睁开享受的色眼之后,眼前也见到的是一片红雾,不 见了方纔那个在舞池勾引自己穿着性感红色蕾丝的绝代佳人,却见赵无谋调笑的 看着他道:「矮子,你倒楣了,不准赖账,快请我们看私舞!」
 
  冬瓜怒不可遏的道:「放屁!老子今天可没倒楣,正有一个绝色的美人主动 勾引我,积极的要替我口交哩!咦——!那美人呢?」
 
  赵无谋一指雪白瓷砖铺的地面道:「美女?口交?我看是艳鬼在吸你的元阳 吧?你自己看看地上!」
 
  冬瓜忙收了鸡巴,提起裤子看地面,只见雪白的瓷砖地面上,射了几遍的精 液,有白的有黄的,射得最近的,也就是最后射的那一梭子,竟然带着丝丝鲜血, 而冬瓜鸡巴的马眼处,还滴滴答答的流着浓血。
 
  赵无谋钉了冬瓜一个暴栗道:「老子要是再迟来几分钟,你的精关就破了, 那时元阳尽失,不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哟!不过可惜的是,并不是人人都 可以做鬼的,若是你元阳尽失,就没有生命能量了,到时就是人死如灯灭了,连 个投胎的机会也没有!」
 
  冬瓜这时感觉后腰酸痛已极,头晕目眩,双腿打颤,站起来一半又一屁股坐 到马桶上,会阴内一阵阵的酸麻,捏着龟头勉强止住马眼里的血后,张了张已经 龟裂的嘴唇道:「谢谢你了,私舞我请没问题,但是你得好人做到底,扶我出去 才行,万一你前脚走,那鬼后脚又找来哩?」
 
  陈大年叫道:「我倒不懂了,那鬼要吸食生人阳气,赵大杆子的元阳不比你 充溢的多?但为什么偏偏找你这个半死不活的人哩?」
 
  冬瓜伸出手来,拉住走近的陈大年,摇头道:「我找过高人算过了,我天生 八字轻,这辈子都很容易见鬼,好在我家是老革命,祖上福禄深厚,要不然的话, 我早完了!交个朋友吧,我叫曾建国!」
 
  赵无谋看着他那身量笑道:「那五五年国家封将时,有个四川的曾时节将军 ——?」
 
  冬瓜苦笑道:「正是我爷爷,我现在的军衔是中校,在军中任副参谋长一职, 和我来的是我的同僚,叫李新建,祖上也是川籍的将军,我们四川的男人都是又 丑又不高,但女的却是又漂亮又高,李新建也是个校官,本来我们两个想装做普 通人混出来玩玩的,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丑,算了,大恩不言谢,看来我得依那 高人的话,一辈子躲在军营里,方才见不到这东西。」
 
  陈大年不解的道:「那祖上没什么福禄,又没法躲到阳气极重的军营里八字 轻的人怎么办哩?」
 
  赵无谋不由看了看陈大年,心中想:难道这傢伙也是八字命根轻的?那命格 就贱了,以后不要出买我才好。
 
  曾建国扶着陈大年的手站起来,系好裤带,跟着赵无谋向外走,边走边道: 「那就得有个煞气极重的朋友,这和躲在军营里一样,鬼最怕的不是阳气,而是 煞气,对了,你们想好了要看几号跳私舞吗?」
 
  陈大年眨着眼睛道:「当然是16号桌的了,现在那美女可能已经脱光了!」 
  说着话,赵无谋在前,陈大年扶着曾建国在后出了女卫生间,就在他们出去 的时候,隔壁女包间内,柳媚烟和那个女同志已经双双脱了裤子,成了两条大白 羊,四条如雪般的藕臂缠在一起,两股娇喘声此起彼伏。
 
  那美女是柳媚烟花了五百大洋在场子里找的「马子」,和柳如烟亲了一会儿 小嘴,吻着她滑嫩的身体,慢慢向下蹲去,性感的嘴唇吻到阴部时就不走了,香 舌一翻,伸缩着头颈,津津有味的替柳媚烟舔舐起那肥美的小穴来,她是场子里 的小姐,只要有钱,男女都侍候,不但是鸡巴,舔穴也舔得格外的有技巧,把个 柳媚烟挑弄的媚目微闭,小嘴里不断的发出淫语浪声,如母牛般直喘粗气。 
  而就在这时候,被赵大杆子吓跑的那股红雾,没头苍蝇似的撞了进来,发现 有机可趁,立即化为一股细细的红烟,从柳媚烟毫不设防的鼻孔中钻入,直闯到 心脉处,喜极而叫道:「哈哈——!我有身体了,这就叫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 全不费功夫!」
 
  跟着在柳媚烟的身体里,张开血盆大嘴,张口就吞柳媚烟的魂魄。
 
  柳媚烟正被那美女舔得魂不守舍时,如何能够提防,再说这种髒东西以前她 听也没听说过,苍皇之间惊得头发都炸了起来,三魂六魄缩成一团,直钻到乳下 的「期门」
 
  穴中,方才躲过那鬼物的一吞,若是遇不上高人相助,那真正的柳媚烟就不 会出现了,以她本身的魂魄之力,如何能逼出那女鬼?佔了柳媚烟肉体的女鬼立 即就有了柳媚烟记忆,双目一睁,精光暴射,一伸手,抬起正给她舔穴的小美有 下巴,诡异的一笑道:「再亲个嘴吧?」
 
  小美不疑有它,配合的微闭双目,抬头和她亲嘴。
 
  柳如烟张开小嘴,对着小美微微张开有小嘴就盖了下去,然后是深深的一吸, 有了肉体之后,这女鬼是法力大增,嘴对嘴的就能吸食生人的元气。
 
  小美感觉一股难以割舍的气体顺着口腔流入「柳媚烟」
 
  的嘴里,顿时浑身无力,亲过嘴后,身体软软的瘫了下来,失色苍白,有如 失血过多的样子,看来没有一、两个月的将养,很难恢复精神了,阳寿也在不知 不觉中短了一、两年。
 
  四周传来一阵阵的鬼笑,有声音道:「恭喜你个骚货了,竟然鸠佔鹊巢,得 了人身,待日后设法炼化了这肉体的本身魂魄,就造化非浅了,我们以后都要托 你照顾啦!」
 
  可惜这声音是用低频率发出来的,人耳听不见。
 
  柳媚烟也从嗓子深处发出同样的低频率声音道:「好说!你们以后可都要听 我的,我就是又一个鬼王!」
 
  四周叽叽喳喳的声音道:「好呀!不过你得保证我们的血食,让我们魂魄牢 固,有机会会时,再引生人来,让我们夺舍!」
 
  柳媚烟咯咯笑了两声,丢了抱着尸体,大踏步的向外走去,刚出来不远,就 有一个色狼向故意碰了她一下,调笑道:「骚货——!这大冬天的,怎么就光着 出来了?」
 
  柳媚烟一愣,方才发现浑身上下是一丝不挂的就出来了,她做了多年的鬼, 忽然有了肉体做了人,哪能一下就习惯?想起做人是要穿衣服的,不像做鬼,身 上的衣物可随心情幻化,不由暗骂了一声「麻烦」,跟着斜眼一瞟那色狼,伸出 手指来轻轻一勾。
 
  那色狼立即心领神会,浑身的骨头没有了四两重,舍了同来的朋友,屁颠屁 颠的跟在了通身性感的柳媚烟的屁股后面,跑向了男厕所,跟着就是一声欢快的 沉闷惨叫。
 
  看门的保安把头伸出去一看,只见那赤身的美女就在小便池边,把头埋进了 那男的裤档内,羡慕的把头直摇,这年头的男女,还有没有节操了?赵无谋三个 人回到舞池,李新建发觉有异,不由看了看赵无谋,问曾建国道:「你怎么这副 吊样,他们打你了?不要紧,我立即招侦察连的人来替你报仇!」
 
  赵无谋藉着闪烁的灯光,发现这个李新建是满头的黑线,但比曾建国脑门上 的那一片黑气看起来要好得多,不过也是个倒楣蛋子,除非不见鬼,见了鬼说不 定就会玩完。
 
  这些个八旗子弟,一旦离开了祖上的馀荫,那铁定会倒楣,但祖上的福泽可 不是永远的,少则三五十年,多则一两百年,馀荫一失,那他家就要败了。 
  曾建国把手直摇道:「没有!相反是他们救了我,这事以后再说,今天我请 他们两个看私舞,你不急着回去的话也一道吧!」
 
  李新建笑道:「没事就好,不要跟我讲你又见鬼了,本来和你来了,自然一 起回去,但是看跳私舞不爽,这里跳私舞的妞给摸不给操,实在叫人难受!不如 你看你的私舞,我去塞天皇星洗桑拿?」
 
  曾建国笑道:「想操的话,以我们老爹的名义,叫文工团特供的妞来操,不 比这外面的小姐保险?最起码不会得病」
 
  李新建叫道:「文工团的妞有什么操头,哪有塞天皇星的妞儿风骚?那些妞 不但替我吹,还替老子舔屁眼,快活死了!」
 
  赵无谋摇头,这些八旗子弟祖上杀人太多,积了怨气,但人怕凶的,鬼怕恶 的,他们祖上煞气太重,就算老了,鬼也不敢骚扰他们,但他们这些倒楣的子孙 蛋子,说不好就要被鬼缠身了。
 
  李新建望向赵无谋道:「你为什么朝老子摇头?是看不起我吗?告诉你,老 子最恨大个子了,尤其像你这种自以为长相不错的大个子,信不信老子马上叫一 个班的侦察兵来痛扁你一顿?」
 
  赵无谋耸耸肩笑道:「我可没有自认为长相不错,再说了,个子高也不我的 错对吧?哎呀——!你是不是很少见鬼?」
 
  李新建道:「老子是唯物主义者,不信鬼神,再说了,这世上哪有鬼?倒是 建国,经常说他见到鬼!他这事也就是敢和我说说,要是叫组织上知道,不把他 送到青龙山神精病院才怪哩!他个共产党员,信的什么鬼哩?」
 
  曾建国怒道:「老子真是见到了,骗你做什么?这世上的东西,不是你见不 到的就没有,比如——?」
 
  赵无谋接声道:「比如风吧?你见过风吗?或者是电磁波?」
 
  李新建讥笑道:「诡辩!不和你们说这种无聊的事了,这妞儿看得我上火, 老子要去洗桑拿了,再见——!」
 
  「嗯——!」
 
  小圆桌上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淫糜的灯光下,孙静婷已经把身上小得不能 再小的乳头贴和那条二寸宽的皮质T字裤脱了下来,泪眼迷离的小狗式跪伏在小 圆桌上,两条大腿分得大大的,露出档间那条迷人的肉缝,花瓣紧张的张合着。 
  司仪手中拿着一条鞭子,扯着嗓子叫道:「一百块一记屁股,还有没有要买 了?没人买的话,今天的这骚货的公开表演就结束了,下面是私舞时间!」 
  赵无谋这一程子都没来美高美,不解的道:「又是什么花样?」
 
  孙静婷咬着嘴唇道:「狠心的人,人家被喝令成这种样子跪伏在这里,只要 出一百块钱,随便什么人,都可以抽我的屁股,你不是也想虐待人家吧?」 
  赵无谋一笑道:「我要看你跳私舞!」
 
  孙静婷脸一红道:「没同情心!」
 
  李新建打了个招呼道:「我不陪你们看私舞了,摸来摸去的真没意思,再见 了!」
 
  曾建国双肩一耸道:「那随便你,明天见!」
 
  李新建喝了手中的啤酒后,站起来出去了,到大门口伸手就招了一部出租, 那部出租刚开出去没几分钟,深夜中一部严重超载的渣土大黄河巨型货车从夜色 中窜了出来,呼啸着撞上了李新建坐的计程车。
 
  坐在副驾上的李新建,被撞得像个被踢起的足球般飞落街心,身体刚一落地, 又是一部大货车飞驶而来,毫不犹豫的从他身上碾过,顿时一片血雾。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刁民 金币 +11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