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淫荡人妻  »  [堕](06)作者:fl7898256
[堕](06)作者:fl7898256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 地址发布页:
字数:7782
 

  第六章:原由
 
  无穷无尽的黑影,压的我喘不过气来,我拼了命的挣扎着向前爬,却总是摸 不到这黑暗中唯一的光源,静。静一丝不挂,洁白娇嫩的身躯婀娜多姿,发出耀 眼的白光。她的身侧尽是魔影,像是一根根耸立的阴茎一样的东西不停的试图抚 摸碰触她。我大声呼喊静的名字,却换来黑暗中一阵阵讥讽的嘲笑。耳畔雷声大 作……
 
  「咚咚咚咚」,我被一阵急促的敲击声叫醒了,天已经亮了。原来是杂货店 前来收拾购物车的服务员小哥叫醒了我,看到我悠悠醒来松了口气,把手机塞回 了口袋,看来我再不醒他就要报警了。我赶忙摇下车窗向小哥解释我只是开高速 累了稍微眯了一会儿,马上就走。小哥耸耸肩表示无所谓,还说刚才以为我死了 呢,吓得他都要报警了。我连忙又跟他道歉,瞎侃了几句他就回去干活了。瞟了 一眼表,已经早上七点半了,脑袋疼的很,昨晚到现在一直没吃东西,肚子饿得 厉害。又呆呆的等着EF公司的方向看了一会儿,才发动汽车去旁边的快餐店买 了份早餐,上高速回家。
 
  家里空的令我难受。静自然是不在家的,按照「正常」的工作时间,她要今 晚才回来。谁知道她现在是不是还在被操呢?我苦笑着盯着镜子中的自己,狠狠 甩了自己一个嘴巴,昨晚发生的一切太不真实了。
 
  查看了一下手机,发现有五个未接来电,有一个是静的,半个小时以前打的, 当时我正在开车没听到。其他都是斯蒂芬尼的,还给我留了一条语音。
 
  「毅,听着,我知道你很难受,但是我希望你能对你的妻子有新的认识。当 然,还有她很爱你……不管怎样,谢谢你的帮助,现在一切都准备好了,我们也 是时候聊一聊了。我知道你很累,但是我希望我们今天下午能见一面,毕竟…… 是时候了。如果可以的话,给我发个短信确认一下。尽快!」
 
  我想都没想,就给她回了个ok。事情都到这份上了,也该见分晓了。斯蒂 芬尼基本上秒回了我的一个地址,是一家汽车旅店,离我这里不太远,下午三点 见。我有些麻木的盯着短信看了一会儿,才翻出静的未接来电,犹豫了一会儿, 还是没给她打。
 
  心里憋得难受,向着旁边的茶几狠狠的踹了一脚把它踢翻在一边,上边的东 西滚落了一地。
 
  身体里面空空的,腿一软贴着墙根滑了下来,瘫坐在地上,也许天塌下来就 是这个感觉吧。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打发时间,便随手拾起旁边地上的相框来看。 那是我和静的婚纱照,在我的家乡照的,照片中的静穿着洁白的婚纱依偎在我怀 里,笑的很灿烂很幸福,而我则低头望着怀里的新婚妻子,眼神中充满了爱意。 我们还能回到过去那个样子吗?
 
  剩下的大部分时间我基本是靠盯着表的指针打发的,两点半的时候我才揉着 坐的酸麻的双腿站起身出发去见斯蒂芬尼。
 
  这是一家连锁旅店,有些破旧,外露的房屋悬廊让我避开了旅店前台的询问 直接来到的预定好的房间门前,深吸一口气,用力的敲了几下门,表明我的到来。 
  「来了!」,斯蒂芬尼的声音传来,门的另一侧发出悉悉索索的声响,似乎 她在通过猫眼观察我。很快,拔门闩的声音传来,房门被打开了。
 
  「hi,毅,感谢你能来,我正……呃……毅你要做什么……别……」斯蒂 芬尼发出惊呼。
 
  当她那张眉飞色舞的俏脸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也不知哪来的气,双手弹起 来用力卡住她细长的脖子把她推进屋里,房间并不大,我推着她退了几步就被床 绊倒,一同摔倒在床上。我被这一摔松脱了手,斯蒂芬尼顺势滚到了床的另一边 跪倒地上,难过的捂着脖子向我摆手。
 
  「毅,你冷静点!我知道你难过!听我解释……别……不要……」在她的惊 呼声中,我爬起来又向她冲了过去,双手拎起她胸前的衣衫把她狠狠的顶在墙上, 斯蒂芬尼发出一声闷哼,抓着我的手无力的挣扎。
 
  「我操你妈!你这个婊子!」我对着她怒吼,假如现在有镜子的话我恐怕会 被自己的眼睛吓到。
 
  斯蒂芬尼愣了一下,刚才还紧张的俏脸竟然放松了下来,还微微带着笑,原 本正在抵抗的双手居然松了开来,开始解自己胸前的扣子。
 
  「好,来吧,来操我吧,我今天就是来被你操的」,她的舌头轻轻的舔着自 己的红唇,双手揭开自己的衣服之后,趁着我发愣的空挡,一只手抚摸我的脸庞, 一只手向下探轻轻的抓了我的阴茎一把,一股从未有过的快感从下而上冲进了我 的脑子,我居然都舒服的哆嗦了一下。
 
  「你在干什么,你这个荡妇!」我把她往地上一摔,倒退了一步,用怒吼来 掩饰自己的窘态。
 
  斯蒂芬尼被我一摔沿着墙坐倒在地上,待在那里不起来,用手故意撩拨被揭 开的外衣露出自己的香肩,然后轻轻的舔着嘴唇揉捏自己的右乳,她根本就没穿 胸罩。
 
  「你……你这是……」我猜我已经面红耳赤,有些语无伦次。
 
  看到我的反应,斯蒂芬尼笑的更开心了。她扶着墙站了起来,踱着猫步向我 走来,脱掉衬衣扔到一边,一对坚挺的乳房微微的颤着。她的胸部其实很美,不 同于静的吊钟乳球,斯蒂芬尼的乳房虽然小一号,但是浑圆结实,乳头高傲的上 翘着,配上她的细腰和白皮肤,发出耀眼的光泽。她的下身穿着一件黑色的打底 裤,紧紧的裹在腿上勾勒出主人美好的腿部曲线,与外露的白色脚丫形成鲜明对 比,脚趾甲涂成鲜艳的红色,恐怕也只有皮肤白的人才会涂得这么好看,再加上 齐肩短发,竟然有些安妮- 海瑟薇扮演的猫女的感觉。
 
  咚,这次轮到我后退撞到了房门上,斯蒂芬尼步步紧逼紧贴在我的胸口上, 双手不安分的上下摸索扒我的衣服,我窘迫的想推开她,却刚好按在她胸前两团 温暖的乳肉上。
 
  「嗯……啊……再用力一点」,她仰面向上发出一声轻叹,在那一瞬间我硬 了。
 
  「婊子,你这是想被操吗?你以为我不敢吗?别再演戏了!」我朝她吼道。 
  「对」,她魅惑的仰头向我笑道,手已经伸进我的裤子里抓住我勃起的阴茎, 「我就是认为你不敢,你来操我呀!」,她挑衅到,说完低头隔着衣服舔我的胸 部,还发出微微的呻吟。
 
  「狗娘养的!看我今天不操死你这个婊子!」愤怒和快感的双重刺激下,我 已经失去理智了。
 
  我狠狠的出手推在她的肩膀上,把她推得倒退几步倒在床上,然后大跨两步 到她面前,一手抄起她的双腿高高向上抬起,另一只手向下抓住她阴户部位的裤 子猛地向外拉扯,我有意折磨她,不单抓底裤,连着狠狠的抓在她的骚穴上。 
  「啊……轻点宝贝……我是你的……轻点……啊……来操我……」,她目光 迷离的看着我呻吟着。
 
  打底裤本来就很薄,经不起几下撕扯就应声破裂被我扯开了一块,斯蒂芬尼 被我抓红的骚穴暴露在我的面前,这个婊子真是有备而来,居然内裤也没穿。她 的骚穴与静的不同,阴毛剃的干干静静,阴唇微微有一点黑,但是对于她这个千 人摸万人骑的婊子来说已经够可以了。她的阴户里已然有淫水流了出来,看到这 里我居然想到了静,想到斯本森的大屌也同样蹂躏过这个骚穴,不由得一阵怨恨, 食指与中指并拢狠狠的戳进了这个向我敞开的阴道之中,在里面肆意乱搅,外面 淫水四溢。
 
  「啊……啊……奥……上帝啊……爽死我了……好棒……噢……噢……噢… …啊……再用力……」斯蒂芬尼颤抖的大声淫叫到,双手挪到胸前,用力的揉搓 自己的乳头。
 
  「婊子,你这个婊子!都是你惹得祸!」我向她发泄我的怒火,手上加大了 力道。
 
  「对!……噢……好……好……好棒……我还要……别停……对……我就是 那个婊子……婊子……来吧……操死我……」,她睁着那对大眼睛对着我,「用 你的鸡巴操死我吧!」
 
  「FUCKYOU!」,我再也不能忍了,扯开皮带蹬开裤子,拉出早已昂 首的阴茎粗暴的插进了斯蒂芬尼泥泞的骚穴之中。斯蒂芬尼发出一声满足的尖啸, 手探了下来自己揉搓阴蒂,而我搂着她的双腿开始毫不怜惜的狠命操她。她的骚 穴不像静的那般紧,但是在这个婊子的控制下,骚穴里的褶皱就像是一把把绵软 的刷子一样,在阴茎上来回扫过摩擦,再加上她的叫床不像静那么含蓄,快感异 常的强烈。
 
  保持这个姿势操了一会儿,我把她两腿一分向下抱住她的腰部把她抱了起来, 阴茎没有离开她的骚穴,在她娇笑声中把她搬到了写字桌上,一手架着她一条腿 面对面的接着操她。
 
  此时斯蒂芬尼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以往的戏谑嘲讽,满满的都是欲望,嘴里喷 出的热气和呻吟催促着我加大力道。我一狠心,把她原本坐立的上半身按倒在桌 子上,双手大力抓住她的双乳,开始加快频率,而她也配合的双腿环在我的腰上, 配合我的节奏疯狂的颠着。再来了又二十几下,她全身一缩,接着开始一颤一颤 的大声呻吟,高潮了。而我的阴茎被她一夹也浑身一爽,精液喷进了她蜜穴的深 处。
 
  我撑着桌面瞪眼瞅着她,不停的喘着粗气。她没有说话,只是朝我笑了笑主 动起身在我脸上吻了一下,然后动手拔出还留在阴户里的阴茎,扶着我的身体蹲 在了我的面前,一手扶正阴茎给我用口清理,一边另一只手口弄自己的阴道。 
  我感受着下身传来的温暖与柔软,阴茎又有要勃起的迹象。这时,斯蒂芬尼 侧身给我指着刚才她蹲过的地毯,脸上带着谄媚的笑,顺着她的手指方向,我看 到那里有一小摊精液,是我的杰作。「看,毅,我把你的孩子们都生出来啦!」, 她淫荡的对我说。仿佛眼前闪过一道电光,我想到了做晚被内射的静,阴茎突然 暴起,把斯蒂芬尼吓了一跳,抬头却对上了我的凶光,楞了一下。我出手卡出她 的脖子把她带了起来扔到床上,称她没爬起来上去抓住她的屁股拉的高高翘起, 对着这翘臀就是一巴掌。
 
  「臭婊子,把你的屁股抬起来!」「遵命,我的主人。」斯蒂芬尼满脸媚态, 主动翘起了臀部,扭动着向我索取,「主人的阴茎好大,我好喜欢。」
 
  我冷笑了一下,扶着她的臀部一下子全根没入,感觉顶到了最里面,舒服的 她哆嗦了一下上半身全摊在床上。
 
  「婊子,自己来!」我有心羞辱她。
 
  斯蒂芬尼略带哀怨的回头看了我一眼,便遵从我的意思,自己前后动了起来, 而我则有一下没一下的拾起旁边的皮带抽打她的屁股,这婊子不仅不叫疼,反而 越来越兴奋。
 
  来了得有小一百下,我有点想射的冲动,抽出了阴茎,在斯蒂芬尼的哀怨求 饶声中从房间冰箱里拿出一瓶冰镇啤酒,把它瓶底朝内塞进了她的骚穴之中。 
  「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好……凉……好……难过……舒服舒服……噢噢噢 ……」在一阵高亢的叫床声中,她被冰啤酒刺激的泄了身,大量的淫水顺着酒瓶 流了下来滴落在床单上。我把她揪下床,在她的口里操了几下然后对着她的喉咙 全数射了进去,她呛了一下但还是全咽了下去。啤酒瓶依然倒立着插在斯蒂芬尼 的骚穴之中,而她也没有要拿出来的意思,只是一边吮吸我的阴茎,一边抬眼略 带笑意的望着我。
 
  「甜心,你比斯本森会玩儿多了。」她伸手轻轻碰了碰下体的啤酒瓶,喉咙 里发出一丝呻吟。
 
  「闭嘴!婊子!我不想听他的名字?」我瞪着眼不满的向她说。
 
  斯蒂芬尼全然不顾我的反对,接着说,「那家伙就是凭着蛮力和那根大屌, 不过那根屌真是个宝贝,感觉都能把我捅穿一样……」。她淫荡的声情并茂的向 我描述那根阴茎的美妙。
 
  我的眼前浮现起在实习工厂所看到的静与斯本森的疯狂交媾,静就像挂在那 根大屌上一样被他操弄。
 
  刚刚随着射精败下去的怒火又蹭的燃烧起来,我揪着斯蒂芬尼的短发把她拖 向洗手间,全然不顾她的痛苦哀嚎,把她拖起来架在洗手池上方揪着头发让她看 着镜子中自己的脸。
 
  「你们毁了我的生活!」我向着镜子大喊。
 
  斯蒂芬尼的脸上倒是露出几分嘲讽,「我们不做将来也会有别人做!你根本 不了解你的老婆!」,她透过镜子紧盯着我的眼睛,「你应该感到庆幸,至少这 次还有我这个婊子在帮你,如果换成别人,你的静再用不了多久就彻底堕落成性 奴了。」我一时语塞,潜意识里竟然同意了她的观点。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我 一言不发,抓住啤酒瓶外露的部分把他当作一根阳具在斯蒂芬尼的骚穴中用力抽 插。啤酒很凉,斯蒂芬尼的表情既痛苦又快乐,半咧着嘴的脸上竟然带着委屈要 哭的表情。
 
  你也有今天!我心里暗道,握着酒瓶开始玩儿了命的抽插她的淫穴。过了一 会儿,斯蒂芬尼说她要高潮了,我抽出酒瓶打开瓶盖狠灌了几口,把它递给了斯 蒂芬尼,把已经又一次站起来的阴茎塞进了她冰凉的阴道之中,刺激的我一哆嗦, 开始按着她的腰埋头狠操。斯蒂芬尼兴奋的喝着啤酒,酒精给她脸上带来些红晕, 伴随着我的节奏放声浪叫。没过多久她又高潮了。
 
  再之后我又变着法子又把她搞到高潮四次,从床到沙发,从地毯到电视柜, 从客厅到厕所,基本能摆姿势的地方都被我发挥想象力把她按在那里狠狠操弄了 一顿。直到我最后都射不出东西来了,才把骚穴红肿,正在抽搐的她扔在厕所的 浴缸里,自己拖着发虚的双腿回来栽倒在床上休息。我操了斯蒂芬尼整整两个半 小时,这是我平时差不多五倍的时间。
 
  隔了有好一会儿,厕所里才传来响动,斯蒂芬尼扶着墙步履蹒跚的走了出来, 两腿岔开着走,竟有些合不拢,到了床边一头栽倒在床上,歇了一会儿,挣扎着 想要爬到我的胸口上来,被我一把推开,我仍然打心底里讨厌她。
 
  被推开的斯蒂芬尼有些尴尬,讪讪的笑了一下,一手撑着脑袋侧卧在我身侧 看着我。她原本整齐的短发现在变得凌乱不堪,我甚至能看到一缕白色的精液黏 在她的发梢上,双乳上布满了我的手印,左乳靠近乳头的地方甚至青了一块,打 底裤早就被撕碎了,但是她没有把残骸脱下来,似乎就是为了向我展示刚才自己 的疯狂。
 
  「舒服了吗?」,她对我说,「我很满足,从来没这么刺激过。」我没搭理 她。
 
  「你这么厉害为什么满足不了静?要是我的话……」她自顾自的继续说。 
  「有完没完?」,我不想听她说静。
 
  「现在你跟静扯平了,你们没有一个人是清白的了。」她没理我,用手托起 自己那只青紫的乳房查看,「你可真粗暴!」,她抱怨到。
 
  我一愣,不由低下了头,她说的是对的,要说出轨,我刚刚也已经做了。 
  「她自慰的时候被我抓了个正着。」斯蒂芬尼平淡的说,从床头柜上抽了一 根香烟抽了起来。
 
  「什么?」,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慰?在哪儿?」
 
  「还能在哪儿?办公室。」「怎么可能!」
 
  「因为你老婆是个荡妇!」,她讥笑道。
 
  「我操你妈!」,我坐了起来。
 
  「好啦好啦,」她讨好的笑着,打了个滚到了我面前,对着我疲软的阴茎吐 了口烟,轻轻的叼起来含在唇间揉捻。「我帮了一点小忙。」她含混不清的说。 
  「你说清楚!」,我催她。
 
  「我给她稍微下了点药,昨晚那个。」狐媚的瞥了我一眼,接着轻轻嘬吸着 我的阴茎,「小剂量」故意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玩味我焦急的神态,「又在她电 脑上做了点手脚,网页打开全是成人网站。」我向后仰倒靠在床头上。斯蒂芬尼 是个聪明的荡妇,她在静被春药催的到临界点的时候给她来了一剂狠招助攻。 「然后呢?」,我无力的问道。
 
  「你这么喜欢听自己老婆被蹂躏?」她娇笑了两声,见我不回答又耸耸肩接 着说。「我吓唬她要告她办公室性骚扰,我要把这事儿告诉毅,她害怕了,求我 放过她。」,咧着嘴乐了几下,似乎在回味当时的乐趣,「这时斯本森碰巧在恰 当的时间出现了,要静和他去仓库清点货物。你的静连内裤都来不及穿就跟着去 了。」她冲我吐了吐舌头,「之后就不用说了吧,斯本森早就看上了她,那天干 了她好久,真的好久……」,嘴角似乎挂着些苦笑,低头不再言语。
 
  我心里一黯,画面浮现在我的眼前。被春药催的心浮气躁的静想用工作来平 息自己的冲动,怎料打开的每一个网页都是一幅幅春宫图,欲火攻心忍不住开始 手淫,快到高潮时却被斯蒂芬尼推门撞见,被她言语一番羞辱,这时斯本森「恰 巧出现」,一本正经的要求静与他一起去工作,然后自然是「无意之间」发现了 静真空的下体,斯本森的强暴成了静主动勾引诱惑。
 
  「再之后斯本森拍了些静裸照,用来威胁,一有机会就操她。有的时候一天 就两三次。我想到了后来你老婆已经不需要威胁就主动配合斯本森乱搞了,她爱 上那根大屌了。」斯蒂芬尼用手拨弄着我的阴茎,平静的说。「照片只是她自己 说服自己的理由。」
 
  「你放屁!」我怒吼。「你们必然还有什么东西在手里。」
 
  「没了!真的没了!」,斯蒂芬尼戏谑的瞧着我,两手一摊,「你老婆现在 已经是斯本森的半个性奴了。但是她好爱你,她几乎可以接受斯本森的任何行为, 除了侮辱你。」我黯然,这个我知道。「她为了不吃避孕药,似乎与斯本森定了 啥协议,具体是啥我就不知道了,她就这么想为你生个孩子?你刚才射在里面好 多,要不我替你生吧?」我哼了一声没理她。
 
  看我没反应,斯蒂芬尼有些无趣的趴在我的腿间看着我的龟头,「女人只要 被操爽了一次,后面便都是敞着腿欢迎的。而且,静跟我是一样的人,我从面试 的时候就知道我们都是一类人,性欲极强的骚货,这就是所谓的物以类聚吧,哈 哈。」声音像是自嘲,「我听到过静和斯本森的对话,她其实想结束这种关系, 但是每次都被大屌堵住了嘴……她的理智在和自己的性欲抗争,能不能赢要看她 身边的男人……」
 
  「不同的是,静有你。而我的贾斯汀……你跟他不同……你从来没打过静吧?」 她抬头问我。
 
  我木然的点点头。
 
  「我爱上了一个混蛋,有点小事就打我,可我就是犯贱我就是爱她……」, 斯蒂芬尼的语气低沉了很多。「后来有一次我跟斯本森的约炮短信被他看到了, 尽管我跟他解释我跟斯本森之间只有性没有爱,他还是狠狠的打了我一顿然后要 去找斯本森报复,结果路上出了车祸,死在医院里……」
 
  斯蒂芬尼揉了揉眼睛,「静让我看到了自己,让我看到自己其实有多恨斯本 森多恨我自己,这就是我帮你们的原因,你满意了?」
 
  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我默默的点了点头。
 
  「那你接下来要干什么?用商业贿赂告他?」我问道。
 
  「不。」,斯蒂芬尼回身从床下掏出了DV还给我,「这个只是最后一道保 险,如果我失败了,你就用它帮静脱离斯本森。若是成功了,就啥都不需要了… …」。
 
  我不太明白她的意思,继续追问,「你要做什么?」。
 
  斯蒂芬尼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毅,不是我不相信你,我只是 不能给自己留下任何可能导致失败的隐患。抱歉,我不能告诉你,你放心吧,斯 本森那边的所有关于静的东西我都会彻底删除……多陪陪静,别整天做你的狗屎 实验。只要你在身边陪着她,她就不会成为下一个我」
 
  我正要再说点什么,斯蒂芬尼突然换了个表情,「亲爱的。现在是你离开的 时候了,请吧,我要去洗个澡睡一会儿。天哪,刚才真是太棒了!」。
 
  她显然已经不想再说了,罢了,该知道的我也知道了。我尴尬的在她的注视 下穿上了衣服,拿上DV离开,在门口我又犹豫了一下,但是那声谢谢还是憋了 回去,逃命般的逃离了那个房间。
 
  发动汽车之前我看了一眼手机,已经七点多了,静给我发了几条短信问我啥 时候到家,饭已经做好了等我,我嘴里泛起苦涩的味道,即便变了味道,家还是 家。进了家门静像一只小兔子一样蹦到了我的面前紧紧抱着我,抬着脑袋向我索 吻,我轻轻的吻了她一下,她的嘴唇柔软甜蜜。饭菜都已经凉了,婧让我先坐着 歇会儿,她自己跑来跑去的把饭菜又热了一遍,我心里一阵温暖,有她在的家才 是家。吃饭的时候婧问我今天都忙了些什么,想想我今天干的事情,我心中泛起 负罪感,我这也是肉体出轨了。支支吾吾的搪塞了过去,静也跟我说了说她今天 一天的忙碌,但是只字未提昨晚的事情,我也知趣的没提。静在抗争,而我也赞 同斯蒂芬尼的话,她需要的是一个温暖的家才能对抗自己的心魔。静兴奋的跟我 说,接下来的几天EF公司派她配合其他部门的几个同事一起去参加在D市办的 中西部农业展会。我听了也很高兴,能代表公司去展会的基本都是能力很强的员 工,看来静工作之后的确成长了不少。我心疼的把她揽在怀里,既要面对斯本森 的侮辱蹂躏,又要努力积极的工作,静得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这件事情如果曝 光,很可能直接摧毁静的心智,现在的我是绝对不能轻举妄动的。我心里默默的 祈祷,希望斯蒂芬尼那所谓的计划赶紧实施。